网络订餐 想说爱你不容易
发布时间:2017-03-21 09:43:53     浏览次数:764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网络餐饮服务业快速发展,不断影响和改变人们的餐饮习惯。越来越多的消费者,特别是年轻一族热衷于“订餐到户,随时自由用餐”的消费方式。但这种便捷的背后,隐藏着信息安全和食品安全风险。记者对网络订餐市场进行了调查,发现乱象多多。

  对于消费者来说,网上订餐方便省时,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快速消费品资讯服务商英敏特发布的报告预测,中国的快餐和外卖市场规模2017年预计达1.8万亿元。

  网络订餐平台中实物照片拍的漂亮,消费者实际拿到手的食物如何?这些外卖店是否证照齐全,食品安全是否过关?实体店现场情况怎么样?记者日前调查发现,一些食品交易第三方平台入网门槛设置较低,有的店铺在网络中登记的地址与实际不符,消费者维权难等问题比较突出。

登记地址与实际不符
  记者走访丰台花乡地区一条餐饮业比较集中的街道看到,破旧的店铺内各类油桶、洗菜盆、盘盘碗碗胡乱堆叠在一起,墙面地面到处是油污、纸屑。店铺外面的路面污水横流,不时有送餐人员从店铺里进进出出。据附近居民介绍,这里很多餐馆有网络送餐业务,了解情况的居民都不会选择在这些店铺订餐。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些专做网络送餐的餐馆没有相关证照也可以做生意。记者在丰台花乡地区通过“饿了么”外卖平台随机选择了一家外卖店,这家名叫黄焖鸡米饭的外卖店主要售卖简易的工作餐,比如黄焖鸡排骨、肉夹馍、鸡肉卷等,店铺评价为4.5分,网友评价有550条,月销售达709单。实地探访的过程中,记者按照网页介绍上的地址,没有找到该店铺。通过网页上留的电话,记者以订餐为由联系上店老板。老板告诉记者,他开的不是实体店,但可以提供相应的食物。
  之前有媒体报道,几大网络订餐平台入网商户中无证无照或是挪用他人证照的现象十分普遍。2016年,北京市工商部门联合食药监等部门开展了数次无证无照综合治理行动。执法人员在部分没有显性经营行为的居民住宅楼、地下室内,发现有不少外卖企业送餐车拉货的现象。执法人员发现,部分无证无照餐饮经营户在被清理取缔后,继续利用“饿了么”网络送餐平台开展经营活动,这种经营行为不但更加隐蔽,而且部分网店的经营额和实体店相比不降反升。

网络订餐入市门槛低
  目前网络餐饮入市门槛低、手续不齐全。加入第三方网络餐饮交易平台有两种途径,一种是通过线上注册,另外一种是线下发展的途径。
  线上发展只需在网站上注册餐厅,而各种订餐网站的要求参差不齐,严格一点的必须有营业执照、餐饮服务许可证、实体店面等。但不少订餐网站只需将餐厅名称、经理姓名、手机号、餐厅特色、餐厅位置、预约订餐时间等简单信息填写完整,即可在此订餐网站轻松开店,完全不需要营业执照和餐饮服务许可证等相关证件,整个注册过程没有任何审查和把关环节。线下发展主要是通过第三方交易平台的工作人员主动与店家商谈合作,为招揽业务存在工作人员审核不严格的情况,导致无证经营者也加入订餐平台。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开设一家证照齐全的实体餐馆,需要经过工商、税务、食药监等部门审批,还要取得环保、消防等方面资质。而在第三方平台注册外送餐饮业务则较为简单,甚至只需要一张健康证就可以。
  某网络订餐公司工作人员表示,要成为其外卖的合作商户,需在线提交相关营业证书的扫描版,订餐平台会派人去实地抽查是否属实。但他表示,现在美团在全国200多个城市设点,因为人手不够,难以一一核实,此外还有一些无证商户借用别人的营业许可证试图蒙混过关。
  在一家不知名的外卖网站,记者点击“我要合作”进入申请页面,网站并没有要求提供餐饮服务许可证等证照,只需输入店名、身份证号等步骤就能完成注册,轻松开店,挂出招牌就可以开展送餐服务。这样的入行门槛,着实让消费者担心。

网络订餐维权难
  有专家指出,网络餐饮服务作为新兴行业,交易环节复杂,涉及信息发布、第三方交易平台、线上线下结算、第三方配送等,民事法律关系复杂,难以追责。网络食品交易的虚拟性和跨地域等特点,也给行政管辖、案件调查、证据确认、处罚执行、消费者权益保护等带来很大挑战。
  2016年11月,中国消费者协会公布网络外卖订餐服务体验式调查报告。结果显示,部分平台商家存在不能及时送达餐食、下单后不能取消订单等问题。
  去年11月24日,记者在百度外卖平台中选择一家名叫京味斋的商家订餐。记者在中午12时9分完成订餐并下单。预约送餐时间到了,订的餐却迟迟未送到。记者打电话给配送人员询问订单状态,对方答复说由于该商家订单系统出现问题,导致无法配送。最终,配送人员在13时31分将商品送达,对于超时配送没有给予任何说法。
  近日,北京市民张女士体验美团外卖时,下单两分钟后想取消订单,但商家表示,该订单享受了优惠减免活动,而且订单已经在配送中,拒绝体验者的退单申请。

送餐人员乱象多
  记者对几家外卖平台的送餐环节进行调查探访,发现正规的自营配送员并不是送餐大军的主力,真正的主力军其实是那些兼职的送餐员。
  24岁的小李做兼职送餐员有一个多月时间。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将电瓶车停在路边,专心盯着手机抢单。“做兼职送餐员虽然比较辛苦,但赚的钱比以前多不少。”小李告诉记者,过年期间,他在北京工作的朋友向他推荐了这个平台,他尝试了一下,发现每单有几元至十几元的收入,一天算下来很可观。现在小李每天能抢到十几单,一天能赚100多元。
  每天一到订餐高峰期,人们就能看到穿梭在马路上的外卖小哥中,有一些看起来似乎不那么正规。他们没有统一制服,只有一个简陋的配送箱,骑着没有任何商家标识的电动车,风风火火地奔波在送餐的路上。记者与从事过网络订餐平台配送工作的人员了解到,部分网络订餐平台确实存在非平台自营送餐员,有的是商家自行安排的送餐员,有的是兼职送餐员,部分送餐人员由于缺乏培训,服务意识不强,主动性较差。
  3月9日,国家食药监总局起草的《网络餐饮服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完成了公开意见征求。《办法》提出了利用互联网提供餐饮服务的,应有实体店铺并依法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证,网上公示的店名、地址、门面、大堂、厨房等图片应当与实体店一致等要求。相信网络订餐市场很快会迎来美好的明天。